YY小迷妹

要怎样才是如明月一般通透、光明的人……

暖暖真的是巨好看,巨美啊啊啊啊啊!!!!羡慕钢炮!!!!!

我的纸,其实还有好多,以前高中的时候买了好些,刚才又买了一板23333~用不完了~

还有5天就要上班了,趁最后,折折纸,看看书,唱唱歌,嗯,感觉院长有点吓人,害怕~

生如夏花「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分钟……」

 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分钟时,我们会想起谁,会想说什么,做什么呢

   林夏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,一直在想她会怎么样呢,生命只剩下一分钟的时候,会想起爸爸妈妈、小裴,还是大黑脸的老班儿,还是小银子、大头还有二狗呢,或许还会想起他吧,她恨也罢,恼也罢,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期许的,只是七年相爱相守终抵不过白月光的一句“我后悔了”,她也想说一句我后悔了,可后悔什么呢……

    林夏没想到,她会想到唐玉,在麻醉后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她脑海里浮现的不是爸爸妈妈,不是小裴,甚至她以为会想起的李沐,都没有,那是唐玉,16岁的唐玉。

     那时候,林夏已经从失去父母的难过里走出来1年了,也不算是走出来吧,只是将那份难过藏了起来,藏在心里的一个小角落。初二快结束时,那个午后,正在上体育课的林夏,第一次看到严厉的大黑脸露出那样的表情,很悲悯,又很凝重,他说“林夏,你要坚强”,呵呵,人们总是喜欢用坚强来安慰一个人,只是痛到极致,坚强又有何用?

     那段日子,林夏自己都不敢想自己怎么过来的,她不想上学,不想出门,不吃不喝,把自己关在家里,就那样抱着以前和爸爸妈妈一起照的全家福,坐在爸妈屋里的床上发愣,起初还会一直流眼泪,除了哭,她不知道该如何,哭还能缓解一点,到最后连哭也哭不出来了,就看着发愣,感觉心里像压了一块秤砣一样,堵的难受,想吐。

      家里面都是她的照片,林爸林妈和很多朴实,平凡的父母一样,家里虽不很富裕,但从没短过林夏的吃穿,家里的生活也是,每天都会一道是荤菜,林爸很会做饭,林妈也是,林妈的手也巧,家里的窗帘,坐垫,沙发垫,拖鞋,甚至林夏房里的地毯都林妈一手织的,小时候去朋友家羡慕朋友拍的照片,回来说了,自那以后,每周爸妈都会带她去拍5张照片,那种胶边的,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老式照片,相册多了一本又一本,爸爸妈妈却没照过,唯一的一张全家福还是她硬撒娇缠着他们才照的,她穿着红色的裙子,站在爸爸妈妈面前,笑得一脸灿烂!

     她那时是真的想就那样死掉好了,那样她就可以去找爸爸妈妈了,她就可以窝进他们怀里,大哭一场,说为什么要抛下我!我好想你们,我好难受!是谁救了她呢?哦,是唐玉,对了,是唐玉。

     唐玉那时已经和她关系很好了,林爸林妈知道一点她的事儿后,就天天央林夏周末把人带家里来,起初唐玉是不愿的,无奈林夏老磨她“去吧,去吧,我爸做饭可好吃了,我妈做的包子更好吃,我包饺子的手艺可是就跟我妈学的,去吧,去吧,就去一次好不好,好不好嘛,你不来,他们天天说我!”林夏皱着一张脸,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她,就连小银子她们也起哄说“就是,唐玉你就去吧,林叔安姨的手艺的确不错的,去吧,不去,明儿小夏子肯定要挨训哈哈哈”几个人笑起来,林夏就那样望着她,无法,唐玉实在受不了,去了。

      林爸他们是真的心疼唐玉,简直把她当第二女儿看,还特意给她配了一把林家的钥匙,林家的氛围很温馨,林爸幽默,林母很可爱,怪不得得林夏会这么纯真善良,随家,时间长了,唐玉有时周末就不住宿舍了,跟林夏一起回家,吃过饭后,两人就躺在床上,林夏看小说和漫画,唐玉看书,有时被林夏的笑声吸引了也会看上两眼,然后两人一起笑倒在床上,那段时间也是唐玉快乐而珍惜的时光,林父林母给了她家的感觉,她很珍惜,所以和林夏的关系就更好!

       如果没有那次车祸,如果那天林父林母没有出门,如果对方……哪有那么多如果,唯一一件便是那撞人的倒还是个正正当当的人,在帮着料理了林父林母的后事后,签了一份赔偿协议,对方也是因为车子突然失控,并非故意撞人,她和林夏只是一名学生,对方有正当律师,态度也诚恳,愿意赔偿,并且照顾林夏到成年,若她和林夏要告他坐牢,不但以后生活是问题,他也不一定就会坐牢,对于这个问题,林夏只说了一句“这两者有什么用呢,我爸妈永远也不会回来了,唐玉,我没有爸爸妈妈了!”林夏看着她,平静而悲伤。

       林夏什么都不想管,协议的事全是唐玉和大黑脸一起弄的,拿给她看的时候,她的眼睛都没动一下,大黑脸看她这样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让唐玉和其它同学多陪着她,和她说说话,怕她做傻事,只是林夏自己不走出来,来再多的人也是没用的,时间长了,她身边就只剩唐玉还在坚持了,没有人有义务陪着你一直难过,但是唐玉也离开的话,林夏就只剩一个人了,况且林父林母身前对她的好,林夏的好,她也不会放弃!

      林夏自己不走出来,她就是拖也要把她拖出来,唐玉最后真的把她拖出来了,不人不鬼,快死的人,唐玉用那把钥匙开的门,第一次用到,唐玉拽着她的胳膊,让她出去洗澡,然后去吃饭,她不动,唐玉拽她,她就咬她,踢她,手脚并用,明明饿了好几天,力气却大的惊人,唐玉也不躲,踢的再狠,打的再疼,也要拖她出这间屋子,最后实在是无法了,气的甩了她一巴掌,“林夏你现在这样对得起叔叔阿姨吗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”唐玉眼眶通红,吼她,林夏抬头看着她“死的不是你爸妈,是我,我的爸爸妈妈,他们就这样死了!我没有爸爸妈妈了,是我,唐玉!是我…是我…我没有…呕…咳咳!!!”林夏激动地站了起来,眼泪一颗一颗的从脸上落下来,很快就蔓延了,太难过,导致最后林后蹲在在地上干呕,“林夏!”唐玉赶忙蹲下来,要去碰她,林夏抬起头来看她,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,她说“唐玉,我没有爸妈了,我只有自己了”,唐玉感觉所有的悲伤都涌了上来,她轻轻的擦去林夏脸上的泪水,“不会的,林夏,你还有我,还有大黑脸老师,还有小银子他们,大家都在等着你好起来,还有叔叔阿姨,他们也希望你好起来”唐玉把林夏抱在怀里,哽咽的说道“我们大家都在等着你,你不要这样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,我们还要继续走,答应我,快好起来好嘛”眼泪再也止不住的落下来,
落在林夏身上,林夏哭了,不再只是安静的流泪,她拽着唐玉衣服,在唐玉怀里嚎啕大哭的像个委屈的孩子。

     那之后,林夏也不知道自己好没好,她任然没去上学,但也没有发愣了,老老实实的吃饭,唐玉从宿舍搬了出来,她们住一起,唐玉每天回来会把当天学的课程笔记交给她,大黑脸期间来看过她一次,说她如果不愿去也行,本来初二也没多少课程了,他可以允许,但初三一定要来上,希望到时看到一个依然好的孩子!小银子,二狗,大头也来过,小心翼翼的,怕她难过,她没有强装欢乐,也没有继续消沉,她将难过埋在心里的小角落,她想,唐玉说的对,还有人在等着她,她不能这么自私,她会好起来的,只是时间问题,或许想起来依旧会难过,会痛,但她会更快乐的活下去,会期待阳光!

      唐玉,谢谢你,唐玉,林夏从手术中醒来时,想到那时的唐玉,真好,谢谢你,唐玉……

发个壁纸,都是我平时求来的啦啦啦

生如夏花「饺子」

     唐玉如今过的虽然不是很好,但也只是这些年罢了,小的时候,父母还没互相厌恶的时候,家里条件还不错的时候,她也是很快乐的,那时家里还养了一只雪白的大金毛,那时她还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公主,爸爸妈妈很疼她,会给她买漂亮的礼物,妈妈每天都会准备饼干,面包一类的点心,每天都不重样,爸爸会在周末的时候带她们去游乐场,没有人会想到,她们最后会变成相看生厌的陌生人……

     爸爸的生意失败,妈妈出轨爱上别人,爸爸恨妈妈,连带着与妈妈长得相像的自己,她的生活,一下子就像从云端跌落到冰冷的水泥路,摔得面目全非,没有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,就把她扔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所谓的亲戚家,时有时无的生活费,亲戚可怜又嫌恶的眼神,那时的唐玉真想就这样死去,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,她没有,凭什么,凭什么他们的错要让我来承受,凭什么她就要过的不幸,她偏要活着,她恨她的妈妈,恨她出轨,可那又怎么样呢,她再恨也改变不了自己是她女儿的这件事,她无法理解,她也没机会理解了,从那之后,那个女人就没有关心过自己的事,就那样从她的世界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 她转到了这里的学校,实验一中,c市的重点初中,看来那个男人也算知道学习很重要这点,呵!唐玉自嘲的想着,她把自己的东西搬到学校寝室了,反正那亲戚也不喜欢她,那男人现在应该也顾不上她,还不如住校,她已经来到这个学校快两个月了,除了知道自己在哪个班,哪个寝室,其他的一概不知,她刻意的不去接触人,因为她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,她不想看到别人异样的眼光,所以她尽量的避开别人,哪怕是住一起的人,她也刻意不理,可是,没想到还是被人撞见了,那个人就给了她4千块钱,去掉学费,她来时什么都没有,就那样被人丢到这儿地方,所以很多东西都是现买的,钱花的七七八八了,那人也不知还会不会再给她,说来真是可笑,本来很正常的事,可自己是断不会张口找那人要的,她宁愿啃馒头,饿死,况且她也不会饿死,她相信自己会找到别的方法……

     唐玉在班里啃着馒头,一边啃,一边盘算着该如何赚钱,没想到会有人突然闯进来,是一个女生,唐玉认得她,叫林夏,平常在班里很受欢迎,成绩一般,太突然了,唐玉一下子就有些慌,害怕,她显然也没想到这时班里会有人,也有些愣,看到她看向自己手中的馒头,唐玉立马收了下去,有人来了,还不少,应该是跟她一起的,唐玉很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,她正着急时,那个林夏却突然跑出去了,直到她们走远了,唐玉拿出啃到一半的馒头,静静的啃着,好一会儿后,她才恍惚感觉,刚才那个林夏是在帮自己吗?怎么可能!唐玉觉得这个想法很搞笑,她甩了甩头,便抛开了……

     可她没想到,只隔了一天,那个林夏就成了自己的同桌,总缠着自己,去哪都跟着她,一直跟她说东说西的,自己瞪她,她还对自己笑眯眯的,气得她只想着快些放学,回寝室!回到寝室后,唐玉才发现,自己还是低估了她,她竟然还搬寝室了,跟自己睡对头,寝室那些人还不奇怪,很高兴,很好,这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,头一次气结,简直神烦,伸手不打笑脸人,可自己一点都不想说话,不想跟她做朋友,不想看那本小说,对这漫画不感兴趣,也不想吃,更不想去你家,所以不要缠着我了……

     今天是10月20号星期日,寝室里的人都回家了,那个林夏也终于没缠着她回家了,她真怕她老缠她,自己就会妥协了,那样自己就要面对更多的人,她不想,林夏走了,自己难得享受这清静的时光,她坐在床上,打算好好看本书,《双城记》,之前林夏一直闹她,她都没好好看,寝室里很安静,唐玉就这样看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   感觉有些饿了,唐玉从床上下来倒了杯开水,然后从书包里拿出来一个肉松面包,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所以特意买了个面包,以前自己都不吃的,没想到现在成了礼物,唐玉拍拍脸,笑了一下,准备打开面包,“咚咚咚,唐玉,我是林夏!”有人敲门,林夏?她怎么会来,唐玉看了下表,已经下午6点了,“咚咚,唐玉”来不及疑惑,她只得去开门,林夏提着一个保温桶,看到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“唐玉,生日快乐!”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个东西,戴在了她脖子上,“是礼物,看到挺喜欢的,就想着给你”她笑着,然后也不顾唐玉的反应便走进寝室,到桌前将保温桶放好打开,唐玉愣愣的看着自己脖子上的东西,是个铜钱,用红绳,玉珠串了,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,她现在感觉都是蒙的,“站着干嘛呀,也不把门关上,很冷的。”林夏关上门,拉着她,让她坐在床上“呐,我包了饺子,本来想做长寿面的,但没做好,嘿嘿,这饺子可是我亲手包的,虽然皮是我妈擀的,你尝尝~”林夏将盛好的饺子递到她手里,满脸期待的看着她,唐玉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神,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家里的大金毛,都一样软萌。

      她小心的夹起一只饺子,包的挺好看的,胖乎乎的,放进嘴里,甜的,唐玉愣了一下,“怎么了,好吃不?”林夏急忙问道,唐玉回过神来,看了林夏一眼,咽下嘴里的虾仁饺子,点了下头,“真的吗,那就好~”林夏笑得更开心了,唐玉没说话,默默的吃着碗里饺子,甜的饺子,她还是第一次吃,她又看看一直盯着她笑的林夏,想着,这人肯定是第一次做饭包饺子,把糖当成盐了,真是……笨死了,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生日,今天回去就是给我做饭吗,还好没做面,看了一眼仍然傻笑的人,还挺可爱的,又傻,又可爱,真是……

      唐玉又不是石头做的,她当然知道林夏这样做的意思,这么善良纯真的一个人,只因撞见自己啃馒头,就想到想接近自己,缠着自己,变着法的让自己开心,想帮又不敢帮自己时纠结的模样,噗~真是又蠢又天真,不过,她成功了,自己已经无法再无视她了不是吗,唐玉想着,眼泪落进碗里,自己还没怎么,这人倒先慌了“唐玉!你怎么了!是不是饺子太难吃了”林夏看唐玉的眼泪,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有些慌,连忙找纸,想帮忙擦“对不起!我第一次做,你别吃了,对不起!”林夏胡乱的说着,手拿着纸要过来擦,唐玉按住她的手,站起来,将碗放在桌上,看着她“唐玉”林夏小声的叫了她一句“谢谢你,林夏!”唐玉认真的看着她说道“还有,正式说一下吧,你好,我叫唐玉,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吗?”唐玉微笑的看着面前有些愣的女孩儿,谢谢你,愿意如此笨拙温柔的接近我,现在我也愿意去接纳你,成为你的朋友,“啊,欸?啊!我,朋友,啊,真的吗,唐玉你要和我成为朋友了吗,啊,我愿意,我愿意!”林夏高兴的跳了起来,唐玉说话了,唐玉还笑了,唐玉要和她成为朋友了,哈哈,好高兴,有种媳妇熬成婆的感觉啊,唐玉终于接受她了哈哈哈!唐玉看着眼前开心的又唱又跳的人,她想,这真是个难忘的生日,她永远也不会忘记,这一天,有一个女孩,给了她一碗甜甜的虾仁饺子,她们成为了朋友,她在c市的第一位朋友,也许她以后还会遇到别的人,但她永远也不会忘记,林夏,谢谢你,愿意走进我的世界。

生如夏花

     1.林夏蹲在垃圾桶旁边小心的剥着鸡蛋,即便如此,那剥好的鸡蛋让人看了还是会觉得这是要多手残,还不如没剥呢,看着真是惨不忍睹,她面色如常的吃下去,一口一口,不知怎得就想起唐玉了,以前她总嫌弃她手残,鸡蛋都剥不好,说这要是让那蛋看了非得气得回到母鸡肚里去,一边说着,一边把自己得拿给她,然后吃掉她剥的那个,唐玉的手巧,做什么都特别优秀,鸡蛋剥得一点破处没有,看着光滑可口极了,“这也不赖我啊,肯定是我的这个鸡蛋长得不好!!!”她一口吃掉手里的鸡蛋,不要脸的回道,唐玉听罢白眼都快翻天上去了,可她仍然每次把剥好的鸡蛋给自己,再一脸平常的吃掉自己那表皮看着都没点好的鸡蛋。

     “我还是剥不好鸡蛋,之前有你帮我剥,后来……有他,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好下去,以后你和我们住对门,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若是一男一女便可以做个娃娃亲,若都是男孩呢,就做兄弟,若是女孩,就让她们跟我俩一样做一辈子的好姐妹”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,林夏浑然不觉,慢吞吞的剥着第二个鸡蛋,“可是你走了,一句话都没跟我说,我当时真是恨死你了,现在也恨你,他也走了,我们认识4年,结婚3年,敌不过他初恋的一句话,可笑,荒唐!”林夏狠狠的咬了一口鸡蛋,看了眼一下去掉一半的鸡蛋,林夏平复下心里愤然,她只煮了两个鸡蛋,家里就剩俩了,这个吃完就没有了,小裴上学去了,没法帮她买吃的,她得省着吃“没关系,过去了,谁没爱错过人呢,我还有小裴,我的宝贝儿子”她一想到小裴那张肉嘟嘟的小脸蛋她就开心,感觉再大的苦,再大的痛都没有了,有儿子陪着她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 “你们都说会陪着我,可到最后一个个的都说话不算话,到头来只剩我自己,唐玉,你最可恨,骗子!你你你……竟然会喜欢我,我当时吓坏了,我从来不知道,你竟然对我,我们是好朋友,是好姐妹,我一直以为你跟我一样”像是想起了什么,林夏的脸红了红“你怎么会喜欢我呢,女生也可以喜欢女生的吗,演的那么好,这么多年我都没发现,我一直以为你是我妈呢,对我那么好,虽然一开始是我先对你好的,可后来你简直太厉害了,啥都会,学习也比我好,竟变成你照顾我了,追你的人那么多,我长得也不好看,还笨手笨脚的……明天我就要手术了,你去哪了,唐玉,我有点害怕,以前阑尾炎的时候都没这么怕过,倒是你好像快吓坏了,医生说我的胃要切掉一大半,那得多疼,哦,有麻醉,我都忘了,胃切了,我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法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的吃东西了,我感觉快活不长了,我才29岁,我的胃就快没了,我害怕,我怕小裴一个人,唐玉,你什么时候回来,你来看看我吧,我想你了……”林夏坐在地上,看着窗外,阳光很大,照得屋子发亮。

     “妈妈,你怎么哭了,妈妈”糯糯的声音传过来,一双小手轻轻地擦着自己的眼泪“小裴?”林夏愣愣的看着自己可爱的儿子,“妈妈,我回来了”小孩伸手抱住她的腰,抬头看着她“你今天不上课吗,你怎回来了?”林夏回神,抱住儿子,但也不忘记,今天是该上课的日子,“程老师的女朋友要回来了,他给我们放假了,星期一再上课”小裴认真的说道,“女朋友?”程老师还没结婚?她一直以为他已经结婚了的,人又温柔,长的又好,竟然还没结婚,林夏惊讶“妈妈,你是不是害怕,别怕,小裴陪着你,小裴保护妈妈!”小孩仰脸看着她,林夏感觉心里好像一下子就被塞满了,她的宝贝,她最珍贵的礼物“妈妈没事儿,妈妈不怕,有小裴在妈妈身边,妈妈什么都不怕,妈妈只是,想一个人了”林夏抱着儿子哽咽的说道,“是唐阿姨吗?她去哪了,小裴也想见她,这样妈妈就不会难过了”小孩轻轻的拍着妈妈的背安慰道,他从妈妈口里听过唐阿姨,是妈妈最好的朋友,但他从没见过她“嗯,妈妈也不知道她去哪了,妈妈也想让她看看你,等她回来了,我们一起惩罚她好不好?”林夏放开儿子,从地上起来,“好~”小孩开心答应着。

     “妈妈累了,想去睡会儿,小裴自己玩会儿,不要出去好吗,等妈妈醒了,我们一起去吃饭,好不好?”林夏的胃又疼了,她看着儿子“好,小裴哪也不去,妈妈你放心~”小孩乖巧的回道,林夏看着儿子有点难受“嗯,乖,妈妈去睡了,你看会儿电视,别看久了,眼睛疼!”林夏摸了摸儿子的脸,笑了笑,走进卧室,门一关,她就笑不出来了,捂着胃,疼得冒冷汗,强撑着走到桌前,拿出药,就着温水吃下去,在床上缓了半个小时才慢慢睡下去……

     她做了梦,梦到自己刚见到唐玉的时候,那时她上初一,班里转来了个女生,瘦瘦的,长得很好看,就是冷了点,谁也不理,一个人孤零零的,她就是唐玉。唐玉的父母离婚了,都不愿带她,所以就把她寄养到这边的亲戚家里,每月给点生活费,也不管,她性格又不好,所以亲戚家也不太喜欢她,索性唐玉就搬了出来,住校,反正在哪都一样,住校还自在一些,林夏也住校,她性格很好,所以跟同学玩的都不错,她除了唐玉刚来时注意了一下,以后就没怎么注意过,因为唐玉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,她们从来都没碰到过,吃饭,回寝,洗衣服,上厕所,真的是太没存在感!

      林夏第一次真正碰见她是在一次吃饭后,她和朋友一起回班,她们正在谈论哪个班里男生最帅,林夏开玩笑,说朋友一定是喜欢那个男生了,要不咋知道这仔细,朋友立马笑起来要打她,她跳着跑起来,往班里跑去,本来以为班里没人的,因为现在是午休时间,她们回来也只是来拿本小说,看了一半,想回去看,林夏笑着跑进班,一下子就看见了那人惊慌的样子,待她看清眼前的景像时她有些愣,唐玉在啃一个馒头,她认得那个馒头,学校一般只有晚上才吃馒头,这说明那个馒头是昨天剩的,唐玉也有些愣,她没想到现在还会有人来班里,会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,朋友嬉笑怒骂的声音传来,两人同时往外看去,林夏最先反应过来,她立马拿了小说,跑出去,在朋友还没走近的时候堵回去“哎呀,我说错了吗,你是不是喜欢人家?啊,别打,好姐姐,我错了,别打,哈哈,别挠我,哈哈”声音逐渐远去……

       也是从那时她开始注意起唐玉的,唐玉好像很缺钱,她每天就在食堂吃一顿饭,晚饭,会多买两个馒头放第二天的早饭和午饭,她很孤僻,不理人,每次都是夜里洗衣服,上课爱睡觉,但成绩非常好,她的衣服不多,鞋也就那两双,但很干净,周末放假也不回家,林夏有次回去的时候,路过她寝室,看她在屋里睡觉,听她寝室的人说,她在寝室也不爱理人,每天就做自己的事,但会打扫卫生,有时周末下雨了还会帮她们收衣服和鞋子,就是不怎么理人,拒人于千里之外,她还是从隔壁班知道她的家事的,隔壁有个女生家住唐玉亲戚家旁边,她亲戚跟她妈打牌的时候说过唐玉,应该唐玉的父母最近没给她生活费,所以唐玉才这么苦,林夏想着,不对,唐玉本来就苦,父母离婚,还都不愿意要她,连亲戚都不要,怎么不苦呢,想着她那时惊慌看着她的样子,她就有些心疼,她,还有她的同学,大家都是从小在家被父母疼到大的,她从没想到自己身边还有像唐玉这样的没有人爱,连饭都吃不上的人,所以从那时林夏就决定,一定要成为唐玉的朋友,这样自己就可以带她去食堂吃饭,分享自己最喜欢的小说,陪她说话,玩,周末的时候还可以带她回家喝她妈炖的排骨汤,就不用再吃冷馒头,就可以开心一点儿,快乐一点儿,甜一点儿,就不用那么苦了……